全国中医医院推荐分享组

中医史上最著名的儿科医生:钱乙(上)

楼主:中医书友会 时间:2018-06-28 21:09:29

中医书友会:中医人最多的微信平台
新书友可点标题下方蓝字快速关注


作者/罗大伦 ⊙ 编辑/王超


编者按:罗老师写的古代的中医每每都非常感人,常常让我和我的小伙伴们热泪盈眶、情难自已,上次在读完王孟英的故事后书友Dina大发感慨:罗大伦就是我们中医界的琼瑶啊!今天借儿童节,将钱乙的故事送给大家,各位准备好纸巾吧~




大国医:钱乙


北宋仁宗年间。


山东郓州(现在的山东东平县)的一个村落里。


成年男子都下地干活儿去了。


村里剩下些妇女,在各自的家里忙着家务。


不知谁家散养的一群鸭子向村边的河里跑去。


一派静谧的农家祥和景象。


但是,在一个简陋的房子里,气氛却没有那么愉快。


一个男子,正在收拾包裹。


他稍微有点喝醉了,眼睛里泛着微微的红色。


在他的对面,一个三岁的小男孩,正坐在板凳上睁大眼睛看着他。


这个小男孩,就是钱乙。


此时的他还远不是日后名震天下的大名医,他还完全不知道,他正要面临的,是一个空前的灾难。


对面的男人就是钱乙的父亲钱颢,他正在一边收拾行囊一边和钱乙嘟囔:“对不起了,儿子,你妈死得早,以后就靠你自己了。”


钱乙几乎不理解他在说什么,只是瞪大眼睛听着。


钱颢用力打好了最后一个结,同时说到:“我要去寻找神仙了,如果找到了,我会回来带你一起成仙,如果找不到,今天就是我们父子俩诀别的日子。”


钱乙还是怔怔地看着父亲。


钱颢放在钱乙身边几文钱,然后喝了口酒,拍拍小钱乙的脑袋,背上行囊,扬长而去。


钱乙仍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,呆呆地坐在凳子上,用手使劲地抠着木头凳子,眼睛里半含着眼泪。


虽然他不知道父亲到底要做什么,但是,他唯一感觉到的是:这个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了。


从各个方面来考察,钱乙的父亲都是一个非常不靠谱的人。


根据文献记载,显然他没有把钱乙托付给任何一个人就独自离家了。


这简直就是一个无法理喻的事情,要知道对一个三岁的小孩子来说,他的母亲已经去世了,他自己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生活能力,这样做几乎是会置他于死地的。


那么他为什么这么做呢?文献没有记载,但是我们可以从他所去的方向来分析出答案。


他去的方向是向东,海上。


山东自古有寻找神仙的传统,加上有独特的海市蜃楼,这在古代可是绝对的鲜活的大广告,连秦始皇这样的大腕都被这个广告给忽悠来了。


因此在山东,抛下妻子儿女毅然离家访道的行为并不是什么稀奇事儿,经常有人传说某某人离家最后遇到神仙然后飞升了。


钱颢显然对此类传闻非常感兴趣,经常一边喝着小酒,一边饶有兴致地和别人谈论这些成仙的成功经验,眼中闪烁着羡慕的光芒。


如果单独看待他把三岁的儿子扔在家里的事情,可能大家会觉得这个人太绝情、有毛病,但是如果结合上为了成仙这种追求,则理解起来就容易多了。


此时的钱乙已经成为了他成仙途中的一个负担,一个包袱。


他是个乡村医生,严格地说,是个针灸医生,但是他不好好地琢磨怎么用科学的手段来找到经络的实质,却如此热衷于神道,实在是件遗憾的事情。


终于有一天,他在喝了点儿兴奋的小酒后,下定了决心,别人能做成的事,我也一定能行!别人能找到神仙,我也能找到!我能!我能!我能!


于是怀里揣着本励志畅销书《成仙改变命运》毅然离家,留下一个三岁的儿子钱乙,“东游海上,不复返”。


估计是飘到了日本或者朝鲜哪儿的,想回也回不来了。


神仙没见到,见到了一帮操着日语的人,心情一定很复杂吧?


但此时更可怜的是小钱乙。


他仍然不相信父亲就这样远走了,他把小木头板凳搬到了门口,在那里坐着,望着远处。


母亲去世的情景他还历历在目,此刻,他的父亲又不回家了。


他的小小的眉头紧紧地皱着,眼泪以及被风给吹干了。


让时间快快地流走吧,小孩子的忘性是很大的,他很快就会把这些痛苦的记忆忘掉的。


邻居们开始有人议论,咦,这个孩子怎么整天坐在门口?


有人路过时还顺便逗逗这个可爱的小男孩,可是钱乙的眼睛只是望着远方,没有任何表情。


终于有一天,邻居发现了饿得昏倒在小木头板凳旁的小钱乙,大家这才意识到出大事了。


于是赶快叫来了钱乙的姑姑,他的姑姑来了后大吃一惊,这才知道自己那位不靠谱的兄弟干出了什么绝情的事情来。


当钱乙被抢救过来后,就留在了他的姑姑家,他的姑父姓吕,是个乡村医生,两个人一商量,虽然钱颢这个人不靠谱,但孩子是无辜的啊,这么可怜,怎么能让他去送死呢?


于是,两个人就收养了钱乙。


慢慢地,这段痛苦的记忆隐藏在了小钱乙的心灵深处,不见了,他和吕医生成了一家人,吕医生只有一个女儿,正好把钱乙当作了自己的儿子看待。


钱乙在姑姑一家人的照料下,慢慢地长大。


这应该是个很幸福的解决方案了。


从小就失去了父母的钱乙得到了父母般的照料,从表面上看,他的脸上洋溢出了幸福的微笑。


但是,人们总是觉得这个孩子有点什么不同,不同在哪里呢?又说不大清楚。


在夜里从睡梦中惊醒的瞬间,有时候他的脸上还挂着泪痕。


在单独一个人的时候,他的眼睛会失神片刻。


这种不同更表现在他跟随姑父出诊的时候,如果遇到了患病的孩子,他看到孩子孤独、痛苦的表情时,他的眼睛里会同样被痛苦灼伤。


别人很奇怪,他难道能从这些患病的小孩子身上看到自己?


他的姑姑一家人也很奇怪,一个三岁时发生的事情,应该没多久就会忘记的,现在他已经完全说不出当时发生什么了,难道在记忆里会留下什么痕迹?不应该啊?


再试探性地问问钱乙,他自己也什么都说不出来,于是大家就觉得可能他性格就是如此吧。


在这样的日子里,钱乙渡过了他独特的童年时代,变成了一个少年人。


他的姑父安排他去私塾读书,然后在空闲的时间跟这自己出诊。


中国农村的医疗条件一直不是很好,宋朝的时候更是好不到哪里去,连草药都很缺少,于是,在出诊之余,钱乙就跟着姑父到山里采药,在这样的过程当中,他对药物的知识与日俱增。


真是应该感谢钱乙的这位姑父,他教给了钱乙全部的医学知识,将钱乙培养成为了一个杰出的人才,给了钱乙父亲般的爱护,但是,这个人却连名字都没有留下来,我们只知道他姓吕而已。


在很久以后,当人们拿着关于草药的问题来请教钱乙的时候(有的时候是一些没有见过的草药),钱乙对答如流,对草药的生长环境、形状、习性、药性等讲的一清二楚,大家都听的晕晕的,回头按照他说的到书里一查,还真是那么回事儿,这搞得大家无比佩服,觉得钱乙太有才了,实际上,这都是钱乙在跟随姑父进山采药时学会的知识,加上他好学,晚上回来再翻翻书,就理解得更深刻了。


现在的中医院校的学生就缺少这一块的知识,大家知道药物的名称,可是具体长什么样子却不大了解,一到药房里全抓瞎了,一般连炮制好的饮片都不认识,就更甭说生在在地里的状态了。


我常说,一个使用草药的医生,一定要做到拿来一把草药,放在手里一捏,用鼻子一闻,就知道是什么药,性味如何,该用多大份量,进入人体后起到什么作用,要达到这样的地步,要将草药和自己的身体融合成一体,让草药随意受我支配,对草药熟悉得像自己的左右手一样,只有这样,才能用好草药,如果只是知道草药的名字,会写藿香、佩兰等几个药的名字是远远不够的。


应该向人家钱乙同学好好学习啊。


这位吕医生也发现了,钱乙这个少年人有点特殊啊,就是骨子里带着股忧郁劲儿,尤其是碰到患者是儿童的时候,你看他比谁都痛苦,仿佛患病的是自己一样。


村子里张铁匠家的孩子病了,才两岁,不知道是什么病,高热,抽搐,吃了药也没有效果,钱乙在旁边,当看到孩子无助的目光的时候,钱乙感到了种彻骨的疼痛。


他仿佛是看到了这个孩子陷入了黑暗中,被人世间孤单地抛下。


这种感觉让钱乙似曾相识,让他的心中被猛烈地敲击着。


最后孩子还是死去了。


钱乙呆呆地坐在院子的外面很久,望着远方,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

这是个秋天,旁边枣树的树叶随着风慢慢地落下,更透出一种无法言语的凄凉。


回到家里,吕医生也很疲惫了,但是他还是拿出了一本很旧的书给钱乙。


钱乙诧异地望着姑父。


姑父:“如果你有心于此,就看看这本书吧。”


钱乙接过书,封面上写着“颅囟方”三个字,“这是什么书呢?”


姑父:“这是专门治疗小孩的医书,是中古巫妨写的,你可以好好看看。”(这本书的原本现在已经遗失了)


钱乙好奇地翻开了书,又问:“为什么治疗小儿的书这么少呢?”


姑父:“那是因为小儿的病难以治疗啊。”


钱乙:“为什么难以治疗?”


姑父:“因为小孩子自己不会说话,没法儿自己说清病情,还不配合诊脉,所以不好诊断啊,还有,他们的脏腑娇嫩,用药稍微错一点就会酿成大祸,所以大家说:宁治十大人,不治一小儿啊。”


钱乙点着头,他的目光变得坚定了起来:“原来是这样啊,那么,我就好好地学习治疗小儿的病吧!”


从此,钱乙开始在学习《伤寒论》等经典的同时,更加着力在《颅囟方》的学习上,当时谁也没有想到,这本《颅囟方》在吕医生的手里没有学出大的名堂,在钱乙那里却创造了一个非凡的成就。


这就是钱乙的少年时代,白天和姑父出去诊病,晚上在家里苦读医书。


在这样的日子里,钱乙一天一天地长大了。


十年后。


一个夜晚。


东平王冢。


这位东平王是汉武帝的第八个儿子刘苍,他被封在了山东的东平,死后就葬在了这里,据说由于太思念京城了,所以他的坟墓上的柏树的叶子都是向着西方的。


他的王冢很大,像个小山一样。


在王冢的顶上,此时正坐着一个青年人。


他在星空下,正抬头凝视着无尽的夜空。


他的眼睛很明亮,他的眉头微微地蹙着,他的头发披散着,他的身边放着一个酒壶。


他就是青年时代的钱乙,此时,他已经成长为一个豪放的年轻人了。


这些日子,他经常在这样的夜里来到东平王冢的顶上,来观察天体星座的运行。


此时他正在学习五运六气的理论,夜观天象可以使他更好地理解这些理论。


什么是五运六气的理论?五运六气就是《黄帝内经》中记载的一种论述宇宙自然和人体的关系的理论,许多古代医家就是从中悟出了一些治病的道理的。


为了更好地体悟宇宙自然和人体的关系,他已经持续来这里一个月了(囊学六元五运,夜宿东平王冢巅,至逾月不寐)。


那么,在青年钱乙的身上,会发生哪些令人唏嘘的故事呢?他的父亲难道真的消失了吗?他又是怎样进入皇宫为皇子诊病的呢?明天我会写给大家的。


这个时候,钱乙已经二十几岁了,他的姑姑已经去世,姑父也老了,他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儿科医生了。


到了春天的时候,钱乙的姑父,我们无法知道名字的吕医生,也即将走到了生命的尽头,他把钱乙找到了自己的床头,对钱乙说:“姑父恐怕将不久于人世了,我要告诉你一件事情。”


钱乙很诧异:“您好好休息吧,有什么事情等身体恢复了再说?”


姑父:“怕来不及了,我一定要告诉你,我问你,你还记得你的父亲吗?”


钱乙很茫然:“不记得了,大家不是说,他是早已去世了吗?”


姑父叹了口气,说:“那是你姑姑骗你的,他现在不知生死啊。”


于是,姑父把钱乙小时候发生的事情全部对钱乙讲了。


钱乙突然感觉脑中乱了,许多已经模糊的记忆碎片重新组合。


原来这一切都是真的啊!


原来自己梦里长期出现的那个模糊的身影就是父亲啊!


长久以来出现的那个自己坐在小板凳上被抛弃的梦境是真的啊!


原来自己的亲生父亲可能还活着啊!


钱乙慢慢地走出房间,来到院子里,放声大哭。(文献记载:乙号泣)


在痛哭一场后,他仔细地想了很久,然后擦干眼泪,来到了姑父的床前,郑重地对姑父说了一番话:“姑父,您把我抚养成人,我们情同父子,请您放心,我一定会把您当作自己的父亲来看待的。”


姑父感动地望着钱乙。


钱乙:“至于我的生身父亲,不管他是死是活,我也要去寻找到他,尽管他对我不公,但我毕竟是他的儿子,孝道还是要讲的,如果他还活着,现在也应该老了,需要人照顾了,他对我可以不尽抚养之责,但我不能不尽侍奉的义务啊。”


姑父吃惊地点点头:能以孝道立命,他这一生一定会走的很好的啊。


谷雨日。


阴雨连绵。


钱乙的姑父,吕医生去世了。这个善良的乡村医生是值得尊敬的,他培养出了一位中医儿科的奠基人,却连自己的名字都没有留下,就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了,实在可叹啊。


现在家里只剩下钱乙和他的姐姐——姑姑和姑父留下的一个孩子。


钱乙必须担当起支撑一个家的职责了,他按照对待父亲的礼仪,安葬了自己的姑父。


葬礼办得很隆重。


其实,也无所谓有什么葬礼,只不过是受过吕医生恩惠的乡亲们,在听说了吕医生去世的消息后,各自从十里八乡纷纷汇集而来,向一位在乡村奔波多年的医生表示敬意。


有很多医生,在他们活着的时候并没有得到富贵,但是身后却得到了老百姓的怀念,哪怕是你为他治好过一次疮痈,他都会为后代讲好多次。


这就是乡村医生,从古代,到今天,他们一直都是这样。


在葬礼后,钱乙开始打听谁家的男孩子到了需要聘媳妇的年龄,人还不错的。


终于,有人提起邻村的王秀才的儿子人品很好。


于是钱乙托媒人登门,没想到大家都异常满意。


于是钱乙又为姐姐筹办了出嫁的事宜。


过去,父母去世的三年内是不能有喜事的,那是为了表示对父母的孝。


但是,在丧期内出嫁孤女,那更是孝道的表现,因为只有这样,父母才可含笑于九泉之下。


于是,周边多少里的人都在含泪关注着这样一场婚礼。


到姐姐出嫁的日子了。


钱乙穿戴上了自己最干净的衣服,以女方家长的身份送姐姐出嫁。


时辰到了,鞭炮响起,大门打开了。


大家看到这个家里仅剩下的两个人走了出来,姐姐和弟弟。


弟弟在送姐姐出嫁。


在姐姐坐上轿子的那一刻,钱乙的眼泪流了下来,他闭上了眼睛,心中默念:“姑姑、姑父,你们该安息了!”


在婚礼后,钱乙把姑父留下来的房子卖掉,然后把钱送到了姐姐那里。


姐姐看他背着行囊很诧异:“弟弟,你要去哪里呢?”


钱乙:“姐姐,这里的事情都结束了,我要去寻找我的父亲了,如果他活着,他该需要我了。”


农历六月五日。


芒种。


大风。


钱乙启程了。


风吹动钱乙的衣摆,呼呼作响。


风从海上来,带着海草的味道。


钱乙昂起头,逆风而行。


钱乙的父亲钱颢到底去了哪里呢?


这简直就是一个迷,我们只看到文献里记载的“东游海上”,这范围可大了去了,我觉得只能靠想象来写了。


估计钱乙当时所知道的情况也比我们好不到哪儿去,反正是向东,大方向是没有错误的,然后一定要去海上,估计要从山东半岛乘船出发。


这是个艰苦的旅程,如同大海捞针,估计和寻找一个真正的神仙所费力气相仿。钱乙一边在沿途给人家治病,一边打听自己父亲的下落。


这个工程耗费了钱乙好几年的时间。


大家不要小瞧了这出海,那可不是个简单的事情,在古代,那绝对是要看老天爷的脸色行事的(现在好像也差不多),出发前还要点柱香好好拜拜龙王,稍微一个不留神,那就会葬身海地喂了乌龟了。


所以钱乙基本上就是在海边建立了一个大本营,然后等着老天爷给个笑脸,伺机出海。


这样的远洋业务钱乙同志一共执行了五六次,估计此时的他已经该是个航海老手了,比现在的驴友们要专业得多。


苍天真是照顾有孝心的人啊,就是这么一个近乎无法完成的寻人计划,却真的让钱乙给完成了,几年后,他终于打听到了父亲的所在地。(凡五六返,乃得所在)


敢情这位钱颢同志还没有成仙啊!


那么他在干什么呢?让我来放胆地猜想一下他的状况吧。


首先是他已经老了——既然没有找到长生不老药。


其次是他并没有再娶妻生子,因为后来他跟钱乙回来养老了。


按照我的想象,他此刻正在日本的某个小岛上卖烤鱿鱼给旅游者呢。


他已经白发苍苍了,蹲在地摊上一边用扇子煽火,一边不停地嘟囔:“啊喷香的鱿鱼串啊,大大地好吃,各位快来眯西眯西吧!”


这时周围的一个人跑来告诉他:“钱桑,听说,你地儿子,来找你地干活,你的,快快地去见见。”


钱颢呆住了,衰老昏花的眼睛半天没有眨,片刻,又开始摇扇子:“不会,我地,没有儿子地干活。”


这么说话太别扭了,我们还是让他说正常的中国话吧:“不会吧,我的儿子,应该不在了啊。”


来人:“听说,他的名字叫钱乙啊。”


钱颢终于停住了手里的扇子,张着嘴,无法说出一句话来,半晌,才说:“千万不要带他来见我!千万不要!”


可是,钱乙却已经来到他的面前了,他从众多的地摊的小贩中,一眼就认出了这个熟悉的面容,这个在他的梦境里出现过无数次的模糊的面容,现在已经苍老了。


就是这个人,当年把几文钱放在自己的身边,然后背着行囊远去的人,就是自己的父亲!


钱乙张开嘴,涩涩地喊了声:“爹。”


钱颢如雷击般怔在那里,慢慢地抬起头,看到了这个年轻人的面容。


这就是自己的儿子吗?那个好多年前坐在小板凳上睁大眼睛望着自己里去的孩子,这就是自己的儿子吗?


钱乙轻声地说:“爹,跟我回家去养老吧。“


他的眼泪从昏花的眼睛里流了出来,他蹲在地上说:“你为什么要来找我呢?你为什么要来找我啊?”


然后,他放声大哭:“我心里有愧啊,我亏欠你太多了,你为什么要来找我啊!”


“因为,你是我爹啊。”


大海波涛澎湃。


岸边的岩石被拍打得水花飞溅。


返回家的路也不容易走啊,一共用了几年的时间。(又积数岁,乃迎以归)


反正也不知道钱乙和他父亲到的地方到底是哪里,日本是我猜的,没有文献支持,各位千万别拿这个说事儿——说钱乙到过日本成就了中日友谊的佳话等。但从种种迹象来看,他们去的地方看来确实很远。


回到家时,钱乙已经三十几岁了。


当钱乙带着老父亲出现在乡里的时候,大家都惊呆了。


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啊!别不是父子俩都成仙了吧?上来一问,敢情还是凡胎俗子,只是受尽了千辛万苦,好多人都感动得哭了(乡人惊叹,感慨为泣下),大家齐声赞叹,这可是真正的孝行啊。


邻村的张孝廉和陈孝廉还特意挥动了笔杆,写了几首得意的诗歌来赞颂这件事情。(多赋诗咏其事)


从此,钱乙有了父亲了,他精心地照顾父亲,同时开始了有规律的行医生涯,白天行医,晚上陪着父亲喝上几杯。(钱乙后来的酒量也不错,估计就是这个时候练的)


七年以后,他的父亲去世了,钱乙用庄重的礼仪安葬了自己的父亲。


钱颢东游,是想寻找天上的幸福,却没有想到,真正的幸福就在他的家里,在他儿子的孝心里。


通过这些资料,我们可以基本分析出一些钱乙同志的性格特征,首先他的儿童时代的心理是有创伤的,这对他个人来说是不幸,但却恰恰使得他对儿童抱有极大的同情心,这种同情心最终上升成为了一种博爱精神,成为了他为儿科奋斗的动力;另外从他处理姑父和亲生父亲的事情上,我们可以看出该同志极其质朴、孝顺,其道德水平是很高的,这使得他能够在日后不断进取,最终成为一代大医。


以上是对钱乙同志前一时期的工作和生活的总结,供同志们参考。


在接下来的日子里,钱乙治疗了大量的患者,他的医术日趋成熟。


这么来形容钱乙的工作量吧,估计他是把周边地区的孩子都扫荡了个遍,但凡找个没病死有幸长大成人的,拉来问问:“小时候有病是谁给瞧好的啊?”回答:“钱乙叔叔”。估计就是这样的。


这其中,有两个孩子还非得提一下不可,一个孩子叫阎季忠,这个孩子在五六岁时,患了好几次病,这病得那叫一个重,这个孩子的父亲是个读书人,在须城做官,急得就差点儿当着同志们的面哭了,后来有同事看不过去了就告诉他,东平的钱乙那可是儿科专家啊,估计人家能有办法,你不妨试试?


于是就把钱乙请来了,结果很快就把阎季忠给救活了,就这么着,两家还成了朋友。


您该问了,这事估计在钱乙的日常生活中也就是小事吧,唠叨这个干嘛呢?


我唠叨的原因是,这个孩子活了以后,还长大了,长大了以后,看到钱乙老师救了这么多的人,感到这是一件好事情,为了“使幼者免横夭之苦,老者无哭子之悲”,他就把钱乙老师经常用的药方和方法给记了下来,这可是真传啊,钱乙老年时亲自给他掰开了讲了讲,各个方药怎么怎么用的。


后来,人家阎季忠把这些讲稿整理整理就给出版了,请各位注意了,我们现在看到的钱乙的书,就只有阎季忠出版的这一本,独一份,如果没有这个阎季忠同学,那钱乙的学问就绝了,我们就会根本不知道钱乙是怎么看病的,可见,阎季忠的功劳很大啊!这正是:钱乙给了这个孩子第二次生命,而这个孩子,也成就了钱乙学问的传承。


另外一个孩子叫董及之,这个孩子当时也病得不轻,他患的是斑疹,由于治疗不当,结果变成了危候,斑疹已经黑紫内陷了,这是说明正气已经大虚,如果再抢救不及时就会导致死亡了(危恶殆极),家长这个时候也是急疯了(父母已不忍视),怎么办?还是有人提起来了:“听说钱乙治疗小儿病那是一绝啊,怎么不请来呢?”


对啊,这个董及之的父母如梦初醒,赶快请来了钱乙,结果钱乙用一种叫牛李膏的药,给孩子服下去后,孩子就开始拉出了像鱼子那样的大便,然后,斑疹开始变红,最后慢慢地发了出来,这种病,就怕斑疹往里走,那叫内陷,危险着呢;如果往外走,发出来就好了。


孩子救活以后,家里人惊奇无比,就问钱乙了:“钱老师,您太厉害了!可您用的这个牛李膏是怎么做的啊?您能告诉我们吗?万一孩子以后再患这个病呢?”


人家钱乙也不掖着藏着的,就直接告诉他们了:“嗨,就是牛李子,等到九月份后摘下来,熬成膏,少放进一点麝香就可以了。”


中医好多民间的方子特简单,但疗效非常好,各位看官有感兴趣的可以研究一下。


这个患者看完了以后,钱乙也就把这个事情给忘了,看的患者太多了,有时想记住都难。后来,等到钱乙老年的时候,都从太医丞的位置上退下来了,回到故乡后,一天,有个叫董及之的年轻医生来拜见他。


董及之?钱乙怎么想都想不起来这个名字了,那就请进吧。


董及之进来,拜见了钱乙后,拿出了自己写的一个小册子,叫《董氏小儿斑疹备急方论》,钱乙打开来一看,大吃一惊,连声赞叹:写的好啊,这都是我平时研究的内容,可我还没来得及写出来呢,你居然就已经都掌握了!(是予平昔之所究心者,而予乃不言传而得之),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啊(予深嘉及之少年艺术之精)!而且还如此愿意把自己的心得写出来传授给大家(有惬素所愿以授人),真是难得啊,这样吧,我来给你写几句评语放在卷尾吧。


看来这钱乙是真的看好这位年轻医生了,就以他太医丞的地位给写几句话,还是那么客气的话,真是太难得了。


写完了钱乙就问了,你怎么会找到我这里的呢?(意思是我不大认识您啊)


董及之说了:“您可能不大记得了,我小的时候您救过我的命啊!”


然后提了些细节,钱乙这才想了起来,原来是这个孩子啊,现在已经长得这么大了,还成了一个医生!


董及之成为了一个什么样的医生呢?当时有人描述了他的行医状态,说“往来病者之家,虽祁寒大暑,未尝少惮”,患者中有贫穷的,他都要周济一下。


真是一个好医生啊。


钱乙以精湛的医术,救活了一个孩子,而这个孩子,在这种高超的医术的感召下,最终成为了一个优秀的医生。


医道,就是在这样的过程中传承的。


后来,当钱乙的书《小儿药证直诀》出版的时候,就把董及之的这个小册子也附加在书尾一起给出版了,现在我可以看到它的内容,这本小册子很有意义,它的里面包含了很多温病的治疗思路,是后世温病学派的众多起源之一。


在这种繁忙的诊疗工作中,时光慢慢地流逝掉了,一转眼,钱乙已经到五十岁了,谁也没有想到,一段未知的旅程正在等待着他。


这一年,宋神宗的姊妹长公主的孩子病了。


这里注意了,长公主并不是皇帝女儿中最大的,而是皇帝的姊妹,古代的规范称呼中,皇帝的姑姑叫大长公主,皇帝的姊妹叫长公主,皇帝的女儿叫公主。


这位长公主是宋英宗的女儿,这位宋英宗一共四个女儿,早死了一个,剩下的三个中,只有小公主祁国长公主活的年龄比较大,剩下的二位分别于元丰三年和元丰八年去世,所以根据我的分析估计是这位长公主的孩子病了。


这可是大事,我先把当时宋朝皇室里面的生育情况做个总结,总的评价是:是生的速度比较快,但成活率非常之不高。


就拿那位宋神宗说事儿吧,他一口气狂生了儿子十四个,女儿十个,结果有六个儿子很早就挂了,女儿有七个很早就挂了,这种成活率低得从哪方面都说不过去的,所以他们对太医院的工作很不满意(估计这事儿搁谁都得不满意),在后来见到钱乙这个儿科医生的时候,他们感到由衷的喜悦是可以理解的。


这位祁国长公主的姐姐蜀国公主的孩子就是三岁的时候病死的。


所以这个孩子病了,这可把长公主的家里上下急坏了,大家都惶惶不安,担心厄运再次降临。


这时有人提到了钱乙,说民间可是传了,说这位钱乙治疗小儿病那可是真有功夫。


长公主急了:还等什么呐,那就把他给请来吧!反正太医们都没了办法了。


好吧,那就这么定吧。


于是,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钱乙就被糊里糊涂的带到了驸马府。


我说钱乙是糊里糊涂被带来是有根据的,文献记载钱乙进府时还醉着呢,这绝对是还不清楚怎么回事儿就来了,否则借他三个胆子也不至于敢在给驸马家看病前喝酒啊。


估计还是晚上,白天诊病晚上回家累了,老婆给烫了壶小酒,刚喝两杯,就被拎走了。


可见长公主女儿的病很重,什么病呢?是泄痢,这个病对小儿小儿来说也是非常危险的,经常是可以夺走生命的,现在长公主的女儿就快要不行了(泄痢将殆),所以,连夜把钱乙召来了。


钱乙进了驸马府,看到气氛森严的层层楼阁,酒稍微醒了点,但是,应该客观地指出:他还是醉着的。


等到进入了重重帷幕之内,看到了病危中的小孩,神气才开始凝重起来,他认真地对患儿进行了诊断,然后长长地出了口气,起身,退了出来。


驸马很着急,忙问:“怎么样?”


钱乙回答:“没问题。”


驸马一闻:咦?怎么一股酒气,我靠!胆子太大了,给我加孩子看病还居然敢喝了酒来?他娘的活腻味了不成!(宋朝公主嫁的基本都是武将,这位就是个都尉,后来的宁远军节度使,人粗了点儿很正常)


钱乙还不识趣呢,还在那儿讲:“不用担心,她的身上很快就会发疹子,疹子发出来就好了。”


驸马更恼火了:“你!给我闭嘴!俺闺女患的是泄痢,和他娘的出疹子有什么关系!你实在是个庸医,谁把你找来的,把那个出主意的人给我拉出去打!”


然后一巴掌把桌子的角给拍掉了一个:“来人,把这个乡下土郎中给我轰出去!”(怒责之)


钱乙听了,一言不发,转身就走(不对而退)。


走了以后驸马还不依不饶的呢:怎么这么大的酒气,把空气清新剂给我拿来!


下人赶快端两筐菠萝皮跑了上来。


但钱乙走了别人也没有办法啊,大家都不知道怎么治疗,挺着吧,估计下来就该是丧事了,然后呈报皇上,您又走了位外甥女。


等到这第二天,女仆突然来报:“长公主、驸马爷,我们发现您女儿身上出疹子了!”


啊?大家都不信,忙跑来看。


果然,患孩出了一身的疹子,精神状态却好多了。


有这种事儿?!敢情昨天那个医生是个高人啊!


长公主开始责怪驸马:瞧你昨天那个态度,做事怎么总是搂不住火儿呢?你就不能改改你那种粗人表现?


驸马:得,我错了还不成?我再去把人家给请来不就得了吗?


结果,又派人来到钱乙的家里,钱乙正坐在那儿等着呢。


钱乙:“我就知道你们会来,我把药已经准备好了,走吧。”


脸上还是不喜不忧的,在他的心里,别人对他怎么样是不重要的,重要的是这个孩子的病要医好。


钱乙用了药以后,孩子很快就好了。


看着女儿又恢复了往日的健康,长公主心里这个乐啊,但还是很纳闷:“您怎么知道出疹子就会好啊?”


钱乙回答:“我昨天已经看到有微微的疹点,疹子外发,毒邪有外透之机,不至于内闭,当然就有让正气得以恢复的机会了,所以断定人死不了,我再用药辅助正气,让毒邪全部泄出,病就好了啊。”


原来是这么回事啊。


当然,驸马虽然没有听懂,但也比较高兴,为了表示自己并不是个粗人,还写了几首歪诗送给钱乙(以诗谢之)。


很遗憾,这些诗没有能够流传下来。


钱乙拿着驸马爷送的几首诗歌,又回到民间去给人治病了。


他完全没有想到,事情远远没有结束,没过多久,宋神宗的九儿子仪国公病了(听这个名头很大,实际上还是个流鼻涕的小孩子呢),太医们怎么治也治不好,结果,长公主推荐了钱乙。


钱乙从此开始了在皇宫里的生活,也开始了他教训太医院里诸位庸医的生涯,其中精彩纷呈,明天再和各位接着聊。


实际上钱乙在给长公主女儿诊病后,长公主就特别高兴,曾经授予了钱乙一个翰林医学的位置,但这都不影响钱乙到处看病。


宋神宗的儿子病是在第二年,患的是瘛疭,也就是老百姓常说的“抽风”,实际上这个情况会在小儿很多的疾病状态下出现,具体这位仪国公小朋友是怎么得的病我也说不清楚了,反正全太医院的人都傻了,怎么治疗都没有效果。


宋神宗气得恨不能把这帮人都给炖了,朕平时养着你们,你们倒是好好学习啊,平时不认真读书,到真的诊病的时候却不行了,朕的若干儿子闺女都是因为你们才挂的,等我腾出时间来收拾你们。


但光生气不成啊,那边那位还抽着风呢?于是问满朝文武大臣,怎么办呢?


大家都大眼瞪小眼的。


这时长公主来朝了,他上殿告诉神宗,说我知道个医生,虽然人家出身是草野之人,但人家钻研医术,手段那是十分的高明啊,我的女儿上次病危,就是这位给救活的,陛下您可以把他找来试试。


宋神宗一听:“啊?有这样的人,叫什么名字?”


长公主:“他的名字叫钱乙,现在就在京城呢。”


宋神宗这下来了精神头:“那就甭等了,还不快宣他进宫?来人,宣钱乙进宫!”


得,钱乙又是糊里糊涂地被召进了宫里。


这回还好,钱乙没喝酒,他在护卫的带领下,来到了万众瞩目的皇宫。


到了宫里一看,这位仪国公小朋友果然病得不轻,抽风抽得很厉害。


于是钱乙心无旁骛地认真诊病。


要说这给皇族诊病,还真不是一般人能干的,这个医生一定要达到了一定的修养和境界,心中做到只有患者和病证,其它一概不想,才能看好病,否则一会儿想这可是皇族啊,要是诊好了还不飞黄腾达?一会儿又想,坏了,这要是诊不好,还不把我拉出去剁了?您要是这个心态,那可就完蛋了,还没开始诊呢,这手可就哆嗦上了,腿也发抖了,还诊病呢,能稳住自个儿就不错了。


钱乙诊完病后,告诉侍者:“以温补脾肾立法,方用黄土汤。”


太医们一听傻了,什么?黄土汤?这都挨得上吗?


这黄土汤是张仲景的方子,主要是治疗由于中焦脾气虚寒所导致的便血的病证,这怎么看都跟眼前这个瘛疭没有关系啊?这帮太医们打破了脑袋也没想出来这是个什么思路。


顺便说一句,这个黄土汤里的主要一味药就是灶心黄土,现在药名叫灶心土,也叫伏龙肝,这可不是随便地里抓一把黄土就能用的。


那么什么是灶心黄土呢,就是农村做饭用的土灶,在那个炉膛里被火反复烧的那些砌炉灶用的土,用的时候给撬下来,捣碎,就可以用了,黄土汤的熬制方法是把灶心黄土先熬水,然后用这个水,再去熬剩下的几味药。


此方治疗脾胃虚寒引起的出血症状效若桴鼓。


现在人们很少用了,好多药店都买不到灶心土这味药了。


于是太医们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钱乙,心想,看你当众出丑吧,还想到我们皇宫里来治病?


皇上也不懂啊,怎么办?反正大家都没有办法了,那就试试吧。


于是如法煎药,就给这位仪国公小朋友喝了。


结果是,喝完药后,病就好了(进黄土汤而愈)。


这位仪国公小朋友此次大难不死,后来长大成人,成为了宋神宗活着的儿子里最大的,《宋史》记载宋神宗死后他差点当了皇上,结果因为眼睛有点什么问题,没有当成,让宋徽宗当了(于诸弟为最长,有目疾不得立。徽宗嗣位,以帝兄拜太傅),反正是比他的前八位很早就挂了的哥哥们幸福多了。


回过头来讲,仪国公小朋友的病好了后,宋神宗那是相当的兴奋啊:朕的儿女们估计可以停止了一个接着一个死去的厄运了!


他斜眼看了一下正在汗流浃背的诸位太医们,转身对钱乙绽放出了满脸的微笑:“爱卿,来,谈谈你的治疗体会吧(给这帮笨蛋听听),这个黄土,它怎么能治这个病呢?”


钱乙回答道:“回皇上,我是‘以土胜水,木得其平,则风自止’(这是中医里面的五行辨证方法,他认为抽搐是由于体内的风邪引起的,他用补土的方法来克制水湿的泛滥,水液正常了以后,依靠水来生发的木气也就正常了,这样抽搐就会停止)。”


钱乙接着说:“况且,也是诸位太医们用了药,治疗得差不多要好了,我只是很凑巧在这个时候给加了把劲而已(且诸医所治垂愈,小臣适当其愈)。”


看来钱乙是很给这帮御医们面子的,说话都给留了活口。


宋神宗很恼火地又斜了一眼这帮太医,心想这帮笨蛋给他们留什么面子,你们来看看人家钱乙,人家说话多客气啊,你们都学着点儿!


在这种兴奋的情绪的感染下,宋神宗对钱乙说:“爱卿治病有功,朕现封你为太医院太医丞,赐紫衣金鱼袋!”


解释一下,这个太医丞就是院长的副手,而这个紫衣金鱼袋好像是三品以上的官员的标识吧。


总之是宋神宗表现出了对钱乙的高度重视,实际上,他也是为自己的未来考虑,自己勇猛地生了这么多孩子,总是病死可不是办法啊,一定要把这个儿科医生留在太医院!


相信这时宋神宗当时内心最大的诉求。


两年之内,钱乙一下由一个普通的民间医生变成了太医院里的太医丞。


庆祝吧,欢呼吧!该为自己高兴高兴了,您一定这么想。


您想错了,钱乙面临的将是一个十分严峻的形势。


由于本文较长,无法在一篇内载完,故分成两篇,下篇内容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查看。


【本文源自《大国医》,由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及作者授权中医书友会(微信号zhongyishuyou)发表。尊重知识与劳动,转载请保留版权声明。】


中医书友会第276期之1
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
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,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